0755 - 8386 6191
Company News

唯美設計 |“自然而然”

来源:本站日期:2018-02-10
我希望这次讲座是和大家一同讨论
我在设计实践当中的体会
而不是一种说教
近来我深陷于忙碌的事物之中
因为没有距离
所以看不清自己
因此也找不到真正想要说的一些
突出性问题和感想与大家一同分享
更没有什么好的图片给大家晒一晒
在这种情况下
交流的话题难以产生
所以一直没有定下来
每天都机械 自然的活着
想着一定会在临近讲座时
自然而然的就能想起来了
那我就从“自然·而然”开始讲吧
这也算是这次交流的一个话题
那咱们先来说说“自然”
自然是一切艺术行为
社会活动以及文化创作
不灭的主体
后者是启迪与升华
当下的我虽然忙碌着
追求着物质满足
但千万不要忽略了自然
自然是我们思考和进步的根源
我们的生活习惯会随着环境
和时间的变化而变化
往往是从不自然达到
“自然而然”的状态
只是每个循环的时间各有长短
包括我们民族发展的历史过程
生活环境和关注方向
也是族群与自然之间
共融智慧的体现
最动人的情感源于自然
自然能赋予人们力量
所以我们要时时提醒自己
置身于自然当中
而自然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一切
“自然”是万物
“自然”是认知
“而然”是修复
“而然”是升华
“自然而然”的设计
自我感觉就是自己的本相用认识的理论
来打造自己想要的样子
叫做造物或成物
就像内心有面镜子
才能反映出客观的一切(自然)
而这一切应该是经过升华(而然)
和提炼由心像来悟成
是源于自然的一种思想超越
设计与自然的关系就像是自然和人
或自己和物的关系
它是一个设计实践的过程
我们在自然当中汲取和积累
是我们实践和创作的源泉
体会自然 丰富自己
以达到最佳的“而然”状态
 
 
 
我们的创作和实践需要什么?
换句话说我们从事的设计职业
需要一个什么出发点呢?
 
我们作为室内设计的从业者
是现在人们生活中
不可缺少的一个行业
所以我们应具备
对社会必须的责任感
这种责任感是通过
每个设计师的工作态度来体现并放大的
所以每个人应该
有一个内核
把它变成一个内心的驱动力量
给你带来勇气
变成一种恒定的职业观
没有的我们就该寻找回来
寻找自然价值观
我们要尊重自然的价值观
我们人类从最初的顺从自然
到习惯性改造自然
控制自然
这既是人类社会的进步
同时也为我们人类发展埋下了隐患
我们不得不考虑
人的需求和自然供给的平衡
我们要把自然变成什么样的而然呢?
这更需要一个正确的价值观
 
 
 
寻找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的切合点
“主义”大于“主意”
“感动自己 才能感动别人”
现在社会逐渐变得忙碌浮躁
商业性强
所以 我们作为设计师
需要去影响周边的人
追求正确的价值观
使社会发展方向更加顺应自然
这样才有助于我们
国民素质回归到智慧优雅的本位
我们应该把自己的“主意”缩小
把“主义”放大
科学的“自然观”就是我们共同的追求
应该是设计师共同的价值观
就是推动设计对社会进步发展的动力
 
虽然我们拥有的物质很多
但却感觉不到安全感和成就感
因为物质是以单项数字为单位的
而精神和思想是群体的价值观
我们需要时代的精神成就
而这一成就是一个时代的亮节与清风
 
 
用不同角度去看待生活 看待设计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虚心的态度  我们要审视自己
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在中国有一位梁漱溟老先生
他曾经写过一本书
《我们如何拯救过去》
他是对于中国文化和族人的评价
在上个世纪初旧中国
在传统文化的一片否定当中
他找到了我们自己优良的那一部分
列举了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找出了他们之间不同的价值观取向
还找到我们曾经忽略的优势
有时候我在思考
我们现在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知行合一 心即是理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初
他们特别尊崇
王阳明的心学和实践体系
在上世纪初叶
使日本在百年之中
得以发展成为近代国家
我们今天来看日本的工业产品
社会体系和当下的社会贡献
他们有国际著名的设计师
建筑师和哲学家代表
这无疑不是在一个良好的社会
价值体系下才能产生出来的
 
冈田武彦在王阳明的身上
汲取了很多精华
把王阳明的理论体系
更加实际的融入到
日本国民的生活行为之中
并且在他的哲学思想影响下
日本国民普遍具有节俭的生活态度
以及素简的自然观
那么我们回看一下自己
中国有句俗话叫
“崖山之后无中华 大明之后无华夏”
我们中国人在过去的
历史长河中失去的是什么呢?
我们要找回一个普遍性的出发点
致良知 心即是理
 
 
从这个出发点来换个角度认识自己
观察自然 放空自我
 
 
我们需要一个出发点就是自然观
虽然我们现在在一个市场化的环境下
把我们压的麻木感到窒息
但是我们依旧应该拥有激情
来结晶于你的工作当中
这样你的作品才能有一定的情怀
什么能感动我们——“自然”
我们怎么才能找到自然
感受到自然……
 
 
我的手机上有两个单车的软件
我在北京也经常骑行
虽然特别累但能够亲近自然感受自然
看到破旧的自行车
剥落的墙皮
点滴的肌理
看到了云和城市的天际线
就会产生一种无法表述的感动
这种感觉已经久违了
就觉得特别有“故事”
发现自己过多的遗忘了这种感动
在当下 人们无不被
很多嘈杂的信息干扰着
时光如流水
我问过年轻人
他们再也没有我们年轻时
那种时间过得很慢的感觉了
自然的生活被忽略了很多
所以我们要贴近自然 感受自然
 
虽然我们要面对历史和文化
但我们需要把这一切都缩减或忘记
达到一种新的渴望的状态
然后把真正需要感受的东西整理出来
无论是设计或生活
如果遇到太沉重的思想压力
可能会无所适从
所以我们面对过去应该
把它尽量缩减 放空
你才能重新去吸收
就像一杯水
要把过去的倒掉
才能重新加满
 
 
不纯净你就不会被感动
纯净下来你才能珍惜 敬畏
被自然所感动
这样才能物尽其用
感动之后才能找到自己的发光点
和自身创造的那份激情和动力
这种情况下工作和设计起来就不会那么被动
作品不再乏味
疲劳不再抱怨
 
纯净就属于干净
干净了才能点燃
点燃才能有无限的激情和动力
然后才能进入一种更好的设计工作状态
 
 
素简主义
放空自己
自我重塑
每个人都可以简单
但做起来却很难
因为我们是社会的组成部分
不仅仅有社会关系
还有生活习惯和积累存在的现状
我们如何能摆脱现在的一切
这需要勇气
 
有这样一个人叫约书亚·贝克尔
本来是很成功的
然而生活就是生活
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一切
巨大打击 面对现实
他用了一个方法重新再来
尝试着每天丢掉一件东西
大彻大悟后
与过去“断舍离”
我们可以借鉴约书亚·贝克尔
生活上的极简才能成就精神上的丰富
从而对发现真正所需的东西
压缩物质生活使自己的精神得以升华
 
 
做一个有良知的设计师
 
大战的那个时期
建设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战争又破坏了我们城市中很多的历史建筑
梁思成用自己独特的方式
做出了一项在中国建筑史上有重大意义的事情
他克服了很多困难
去勘测中国历史上有价值的建筑群落
在那个年代
他用自己独特的方法保护
我们的历史遗迹
他一直励志于保护中国古建筑
他永远都是
我们学设计的一个楷模
 
而日本的安藤忠雄
是具有东方文化特点的设计师
在他设计的作品中
汲取了中国传统建筑中的精华
对中国传统建筑理解独到深刻
又能掷地有声的把
建筑的物化过程细节落实到位
在他很多的作品中
更多都使用本质自然的材料
通过材料来表现出
他在空间内对人的关爱
并且在他的作品当中
体现出卓越的工匠精神
 
意大利的很多城市
都是拥有古老的保护性建筑
卡洛·斯卡帕能在保护
建筑的同时又做了设计
他的设计都没有破坏
意大利传统的建筑形态和文化内涵
城市的建筑之中
体现出时间和距离感
换言之
除了新区新城的建筑
意大利的设计师更多的
是为生活所需的事物来设计
如:汽车、服装、工业产品都很发达
人们生活在历史遗留下来的城市和建筑中
而建筑设计师要面对的是现代人与传统建筑的矛盾
就是怎样来探究区别使传统建筑美学
在保持现代生活前提下有效的保护城市文化风貌
 
 
“自然而然”
作为设计师
大家都愿意表现自己的作品
但是以上我列举的这些设计师
他们都没有刻意的去表达设计中的作为
而是在尊重历史文化的前提下
把自己的设计自然的融入到
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之间
通过设计的媒介让人们
在生活当中能感受设计带来的成果
我们今天谈论了很多的“自然”
而我们在生活当中说的更多的是“自然而然”
我们不要把“自然而然”只当做“口头禅”
应该要更加的关爱自然体会自然
努力的去做好“自然而然”
 
 

标签: 深圳VI设计|深圳VI设计公司返回首页

全部资讯  最新动态  行业报道  设计趋势  

456 条记录 2/38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1  2  3   4   5  下5页 最后一页
Office

深圳市福田区福华一路98号
卓越大厦2008-2010室

©2014-2016 深圳市联合创智设计顾问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33938号-2

GET IN TOUCH

T. 0755-83866191/ 8386 6393
E. chinalhcz@126.com

> 品牌、标志、商标设计说明

> 东情西韵-设计大师陈幼坚

GET IN TOUCH